榆珞

全為繁體字!這裡是灣家的人~~~


這裡會堆放的文其實真的很雜...沒有主要,因為每種都只有少少幾篇(哀傷)
雖然更很慢,但不是不更哦!只是還沒動筆(艸)

總之有特傳 因與聿 magi 異動之類的~主要以小說二創為主
然後會打文的大多是冷cp或是作品是冷一些的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人可以離開了(喂
但是吃得很沒節操!!

然後來意思意思補一下有看的好了~
目前
主食陰陽師:黑白(大小都是)、講不吃得好了...茨酒、博狗其他都還好

飆速宅男:山坂 協調組 爬坡組 超愛!

全職 :基本上除了不吃葉all之外都沒差~傘修 邱葉 韓葉 偏好www

因與聿:聿東因

特傳:通吃(應該

MAGI:all三公主 其他沒特別感覺

噩盡島:心年>歡年

妖怪公寓:all夕

鬼灯:白鬼(不可逆)

黑籃:赤黑>火黑 其他都可以

不該來的SSR

不該來的SSR

 

※我留設定請注意

※自家陰陽寮日常

※以上沒問題↓

 

       嗨!大家好又是我螢草。

       繼上次跟前輩聊過後心裡舒服多了,然後又繼續跟著姑姑一起打御魂升狗糧,阿媽也很開心地依然每天帶著我跟姑姑一起出門,雖然每次經常一起出門打結界的鬼使白前輩被山兔換掉了有點難過……

       這陣子阿媽一直在努力幫姑姑換新衣服,雖然為姑姑換新衣服還要帶著她出去就沒有驚喜感有點遺憾,但是誰叫我們寮能帶出去的不多,只能辛苦姑姑出去打拼換自己的新衣了,是說阿媽什麼時候要幫我換衣服呢?

       為了新衣服寮了來了很多新人覺得有點緊張,沒想到我也成了前輩是不是該再去向蝴蝶精前輩請教呢?

       總之,阿媽的世界在過新年忙得團團轉我們在寮裡也忙得不可開交,又是為了打御魂(雖然這是每周任務)、又是為了姑姑的新衣、又是為了座敷的新衣,還有上滿黑車,每天都好忙阿……

 

      「來把姑姑的衣服抽到吧!!」手機螢幕的亮光照亮了我的臉,心理依舊祈禱著不要有SSR,用虔誠的心喊了幾聲姑姑快來吧的語音召喚然後依舊是熟悉的R卡,習以為常地換成寫符,慎重地寫下SR佔滿整個螢幕,來了幾個SR覺得很滿意,由於前些日子很幸運的(?)得到了非酋初級的成就讓姑姑的新衣服可以穩妥的到手,今晚要來愉快的抽SR!(只要不是獨眼小僧或是管弧還有童男童女

       又再次畫完一張符祈禱著再來張螢草或是姑姑結果……

 

       「愚かな人間め」

       幹——為什麼你要來!為什麼不是大天狗!(誤

       生氣地截圖順便跟朋友說我討厭他,為何要來斷我的非酋之路!!

 

       由於以上我們寮來了個稀有角色「荒川之主」。

       看著阿媽一臉有點扭曲的看著新角,覺得有點擔心,「阿媽別難過,SSR很好啊!我們之前不是也曾遇過一個很厲害的荒川之主嗎?」螢草有些慌張地安撫著陰陽師,姑姑也無奈地走過來「好啦!別擔心了阿媽,不過再多刷一下覺醒跟御魂而已,前陣子有刷到的剛好可以給他換積分去抽大天狗啊!」

       陰陽師看著剛來還未成長一臉驕傲中帶點無措的荒川之主——俗稱鹹魚王。

      「好吧…看在他是SSR的份上跟你們幫他講話的份上意思意思帶出門好了。」

       於是,用了藍蛋跟N卡迅速升上三星還有覺醒,然後又看著寮裡唯一的黑蛋有些掙扎,之前想著先留一下可以給將來會來的SSR(大天狗)使用,反正姑姑的技三也滿了,現在……

       轉頭看著那個還是一臉有些傲嬌的荒川之主,身邊圍著大姊姊們身為一個SSR的臉都紅了,少數幾個男性式神無視這個新來的傢伙,小黑小白依舊在廊道過自己的世界,妖琴大大坐在樹下談著自己的琴,判官坐在不遠處由於臉被蓋著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甚麼,「咱寮真是女人當道呢!」

       恩,回到現實考量,到底要不要給他吃這個黑蛋呢?

       姑姑坐在我旁邊拍拍我:「你就給他吧!我不急的。」

       好吧,看在姑姑的份上,「荒川!你過來一下。」

       傲嬌的小子默默地逃離大姊姊們的魔掌走到我面前,「做什麼?」

       雖然很不想但還是稍微抱持點冀望,希望他可以給力點升到技三,「這個給你,快快長大吧!」

       看著收下然後吃掉黑蛋的荒川突然覺得他也蠻可愛的只是斷了我的非酋之路而已……

 

       遊魚1 → 遊魚2

 

       「……」

       感覺寮裡氣氛突然寂靜了一下,在樹下談著琴的妖琴大大都忍不住停下抬起頭看了看他的陰陽師大人。

       「…乖,你先跟大姊姊們去玩吧!」陰陽師大人面色有點黑的看著荒川,拍拍他的頭笑了笑。

       「喔…」儘管還很小但是荒川也是感覺得出他好做了什麼不好的事,但不是他叫我吃嗎?

       有點生悶氣的走開也不去理會其他為在他旁邊的大姊姊,「姑姑。」我有些無力地喊了。

       姑姑伸出手握了握我的手彷彿在安慰我,「沒事的,你去安慰安慰荒川吧!我覺得剛剛一定嚇到他了。」講完勉強笑了笑的走回屋子哩,也順手輕推了下姑姑。

 

       覺得自己有點糟糕,明明升到技一是這麼平凡的事,在陰陽師界裡數不盡的人都是升到技一,居然還會把氣出到小孩子身上,雖然主要還是因為最近那個結界突破一直被反擊流搞到心力憔悴,不想打又必須打,誰叫黑蛋也只有那個途徑可以穩定拿到呢?

 

       大家好!我是螢草。

       上次寮裡的氣氛凝重到現在害我好緊張,忍不住出去時總是使勁全力努力打出爆擊希望阿媽的心情能好一點,我努力輸出的話阿媽的勳章一定可以比較輕鬆的拿到的!我要努力成為輸出!

 

       一個禮拜過去,商店的價位上又出現了可購買的黑蛋,這時候也剛好集滿了勳章,我一臉緊張的拿著剛到手的黑蛋走向荒川,而一旁的螢草忍不住拉了我一下,「阿媽別緊張,一定可以的!」

       姑姑在一旁也拍拍我,「可以的,我有教他正確的實用黑蛋方式一定可以的。」

       儘管有人安撫,但我仍忍不住在心中默默的威脅他:如果荒川沒有正確的升到技三就把他反魂來換大天狗。

       也許是荒川感覺到生命威脅,跟上次淡淡地拿起黑蛋食用時手微微的抖了一下,雖然還是一臉傲嬌樣。

 

       吞噬1 → 吞噬2

 

       看著技能提示我滿意地拍拍他,「真好,你要感謝姑姑喔!」

       不理會身旁有些疑惑的式神,雖然知道要感謝姑姑但是也不用別說出來吧?也不說出開開心裡惡毒的話,如果給姑姑知道他一定要念我的,她那麼喜歡小孩要是給他知道我要把小孩拿去換掉他依定會不開心的,她不開心我們整個寮都不開心的!

       荒川有些不開心地揮走放在他頭上的手,「我知道,不用你說。」

 

       我牽著螢草愉快的走到樹下聽著妖琴大大的琴聲覺得今天又是一個愉快且和平的一天呢!

 

 

                                                                                      --Fin--


恩,我寮來了個ssr之前有幸遇到一個很猛的一擊就幹掉我家姑姑,然後我就沒主力了,然後只要換到那個荒川我就只能等死,開晴明的盾也只有一次的阻擋效果,重點是兩個回合都無法把那個荒川幹掉.......當閜我真的只能更新節借了.....

總之希望將來我家荒川可以成長成像那個荒川一樣威武!!


评论

热度(2)

©榆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