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珞

全為繁體字!這裡是灣家的人~~~


這裡會堆放的文其實真的很雜...沒有主要,因為每種都只有少少幾篇(哀傷)
雖然更很慢,但不是不更哦!只是還沒動筆(艸)

總之有特傳 因與聿 magi 異動之類的~主要以小說二創為主
然後會打文的大多是冷cp或是作品是冷一些的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人可以離開了(喂
但是吃得很沒節操!!

然後來意思意思補一下有看的好了~
目前
主食陰陽師:黑白(大小都是)、講不吃得好了...茨酒、博狗其他都還好

飆速宅男:山坂 協調組 爬坡組 超愛!

全職 :基本上除了不吃葉all之外都沒差~傘修 邱葉 韓葉 偏好www

因與聿:聿東因

特傳:通吃(應該

MAGI:all三公主 其他沒特別感覺

噩盡島:心年>歡年

妖怪公寓:all夕

鬼灯:白鬼(不可逆)

黑籃:赤黑>火黑 其他都可以

七彩頭秘密揭曉!?(上)

七彩頭秘密揭曉!?

※老梗就是好用所以別介意也別嫌棄!

※如果設定有弄錯的話歡迎糾正!太久沒碰這個作品了QWQ

※時間可能會小混亂請見諒

※OOC是難免的也不要介意

※以上沒問題的話↓

 

時間:未知

地點:水妖精聖地

 

風和日麗,今天的水妖精聖地仍然十分和平寧靜……前提是忽略在遠處進行不明雕刻的雷多。

「雷多!你夠了!不要在這裡雕那種低級的東西。」雅多有些受不了的低吼著,原先只有幾座奇形怪狀的雕刻還可以接受,但現在是走幾步就被迫繞道。

吹了吹附在石雕上的粉塵,繼續認真地刻那個偉大作品,力求將細節完美呈現,「雅多你不懂,這是我要拿來送給西瑞的!為了完美呈現他的頭形我必須多做練習,如果西瑞他可以告訴我他那七彩的秘密的話,就可以將這個作品更完美的呈現了,然後我看看這邊應該…然後再來是…」一開始還有認真回答(對雷多來說),後面聲音越趨小聲有點像是在碎碎念一樣。

伊多看著遠處起衝突的兄弟微微地笑了一下,「雅多,不用特別理他,你先過來一下。」朝著遠處的雅多招招手,阻止了正準備對著雙生子的後腦勺進行不人道的攻擊,明明知道一方受傷另一方也會感受到還是義無反顧的下手,有種無奈的感覺,這兩個人總是如此。

「你說你準備推薦漾漾去考白袍是嗎?」看著手上剛剛雅多給他的資料,有些的擔心,畢竟要能推薦人考白袍那麼推薦的人至少也要是紫袍以上才可以。

看著伊多微微點頭,「恩,考袍級的時間應該會是在最近。」走到伊多旁邊打算無視遠處那個進行破壞視覺的傢伙,儘管那個雕刻的聲音讓他覺得煩躁。

而那個使人煩躁的傢伙則是繼續進行他的豐功偉業,試圖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盡速將這個驚人的藝術品送給他。

 

「老張,西瑞有來過這嗎?」

走在路上隨意的閒晃,看到她可能出現的店便進去問問,畢竟根據從漾漾那裏得來的訊息說西瑞是個漂泊於江湖的傢伙,每天出現的地方都不一定,雖然待在漾漾身邊西瑞出現的機率最高……

「西瑞~快出來吧!」

但是,漾漾這次要跟千冬歲他們出任務,依據西瑞的說法是說仇家不相見所以應該是沒機會遇到,儘管當時聽到漾漾這麼對我說時那十分慶幸的語氣讓我羨慕,我也好想西瑞經常出現在我身邊啊!

每次…都只能在別人的身邊才能常常看到他,明明前幾天都有跟他…啊!還是他因為這樣害羞了!

低著頭手裡拿著小型的不明雕刻物,嘴裡碎碎念著完全無視身邊的看著他的怪異眼神,直到撞到東西。

「喂!你這傢伙不長眼啊?在路上低著頭走路是沒被打過喔?」一個輕浮怪裡怪氣的聲音,抬起頭看著眼前被撞到的人,映入眼的是一頭至少有四種顏色的頭髮,那完美的參雜,讓雷多眼睛為之一亮。

他激動地將手搭在眼前人的肩上,「你的頭髮!你的頭髮是去那裡染的?是怎麼染的?是給哪個設計師染的?」一連串的問句讓眼前的人有些錯愕,抱著懷疑的眼光看著他想說今天真衰遇到神經病。

拍開搭在肩上的手,「有病啊?這種頭去對角那間店就可以染的了。」說完也不計較被撞到只想趕快遠離這個看起來有問題的人。

 

聽完之後也不管那人無言的眼神就往那對角的店裡衝,「哪個人可以幫我染個七彩頭?」

突然的大喊聲讓裡面正在進行理髮的人嚇一跳,不過說是嚇倒但也沒有造成不可挽回的錯誤,像次剪錯染錯或是燙到客人頭的事件發生。

一個看似是經理的人走過來,扶了扶眼鏡「這位先生,請問您有預約嗎?沒有的話可能要麻煩您多等幾天,因為那個負責染多色頭的今天…」

「我去你的!今天又被擺一道了!!」一個看起來很狼狽的人抓了抓頭踹看門走進來。

話沒講完就被外面的打斷,「…今天他剛到可以的話麻煩客人您自己跟設計師討論要怎麼染。」說完又扶了扶眼鏡走掉,一副就讓這群有毛病的人自己玩去,一顆頭你要這麼多顏色就算了,還要交雜?算了,還是讓現在還在進行工作的人趕快收一收,不然等等就來不及了。

 

「嗯?你要染多色頭?幾色?」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個明明自身的髮色與他本身就很搭的帥哥,要知道可以駕馭多色頭的人可不多,今天又沒有要到染多色的秘訣真可惜。

雷多興奮地看著眼前的人,「七彩!」難道今天就可以知道西瑞他七彩頭的秘密了嘛!?

原本還很可惜的看著雷多,瞬間有些尷尬的在抓抓頭,「呃…我還沒有辦法弄到七色的地步。」

 

抱著滿心期望的看著這個唯一的希望結果還是無法,失望地看著手上雕刻到一半的小西瑞,「我原本還想要雕個跟他一樣的送給他。」說道後面還有些害羞。

理髮師好奇的看著眼前人所拿的雕刻覺得有點眼熟,「你這是雕誰?」

 

「西瑞。」

碰!

「是誰叫本大爺的名諱?本大爺行走江湖多年,今日來到這要替天行道!」帥氣的打裂玻璃門跳進來,碎裂的玻璃在陽光的折射下,將他那七彩卻又不顯得班雜的髮色襯托得完美無瑕,就像繆斯女神的光芒一樣,帶給人們無限的靈感。(以上皆來自在場雷多的事後語)

「糟了!」理髮師看到破窗而入的西瑞已開始四處張望找可以逃脫的路線。

「西瑞!!」在告白後終於見一面,當初告白完西瑞那紅透的臉讓他至今依舊難以忘懷。

 

「嚇!你這傢伙怎麼在這?」眼神微微的漂移,儘管表面上看起來沒怎樣但那耳尖上淡淡的緋紅,讓雷多忍不住的衝上前抱住他。

「西瑞!!我真的喜歡你!!你看我都準備好你的生日禮物要送你!」邊說邊有些興奮的拿出已經刻好的他的雕像跟西瑞的雕像,「只要你再跟我說你那染成七彩頭的秘方就完成了!」湊近他的耳邊,在他的耳邊低語著,畢竟告白這種事雷多也是很害羞。

孰不知剛說完最後一個字,原本被抱住還很僵硬的身體瞬間獸化將雷多推開,「你想得美吧!你們一個都別想要得到這個秘方!想要的話去找吧!我把他都藏在那裡!」有些生氣地講完就走了,也不知道到底為什麼來這。


恩,如題,就是還沒打完但是我覺得我這快長草了wwww所以趕快把這個打應該是一半的丟上來除除草~~後面的部份阿...(遠望

那先這樣拉wwwww

评论

热度(1)

©榆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