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珞

全為繁體字!這裡是灣家的人~~~


這裡會堆放的文其實真的很雜...沒有主要,因為每種都只有少少幾篇(哀傷)
雖然更很慢,但不是不更哦!只是還沒動筆(艸)

總之有特傳 因與聿 magi 異動之類的~主要以小說二創為主
然後會打文的大多是冷cp或是作品是冷一些的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人可以離開了(喂
但是吃得很沒節操!!

然後來意思意思補一下有看的好了~
目前
主食陰陽師:黑白(大小都是)、講不吃得好了...茨酒、博狗其他都還好

飆速宅男:山坂 協調組 爬坡組 超愛!

全職 :基本上除了不吃葉all之外都沒差~傘修 邱葉 韓葉 偏好www

因與聿:聿東因

特傳:通吃(應該

MAGI:all三公主 其他沒特別感覺

噩盡島:心年>歡年

妖怪公寓:all夕

鬼灯:白鬼(不可逆)

黑籃:赤黑>火黑 其他都可以

在那之後 2

※再提醒一次wwwww

※請看完妖怪公寓全集再來看會比較好唷~(因為會劇透

※ cp感有可是不確定會不會很重,所以請慎看wwww

※接上順帶一提,長夕跟千夕

※不確定是長篇的還是中短篇,所以一切但我打到哪就算哪~

※如果以上沒問題的話,以下↓


 以往走慣的道路有了某種不同的感覺,不知是附近住家、店家的改變引起的,又或是自己心境上的轉變呢?

    在國一那年父母的逝世另我的人生有了個轉變,國中的三年過的既是痛苦又是難受的。而終於,在升上高中時有了離家的機會但轉瞬間又被大火摧毀了 一切,當時的我真的很無助,完全意想不到的事情將我未來高中三年的人生計畫打亂,出外像無頭蒼蠅似得尋找有沒有空房可以租借,結果自然是……

    

    可是,在完全絕望之餘,卻又突然來個大轉彎──「妖怪公寓」。

    

    裡面所有的一切都顛覆了我的世界觀,徹徹底底的摧毀、重建。

    在那以後,與我接觸的跟我所接觸的都有了很大的變化。我認識的人增加了,不單單只有長谷而已,還有田代她們女子三人組,還有千晶。

   千晶,他不只是一個有錢的資科老師,更是個很神奇的人,但同時也是個很麻煩的人呢!

    記得跟長谷提起時,雖然他也覺得很神奇,但是在聽完我畢業旅行的經歷後,莫名的在我提到他時就浮現一種…討厭(?)的表情,也不知道為什麼。

    總之,除了這些之外他還是個很帥、很會唱歌的老師。不忍說,在他站上臺唱歌時那模樣真是令所有人都為之瘋狂,不分男女,只覺得他真的好有魅力,而他的歌聲更是我們都如癡如醉的,難怪他不敢輕易的上臺唱歌(笑)。


    發呆似的在街上亂走,突然瞄到街角一個熟悉的身影。

    

    「有實?」前方的人影聽到聲音回過頭。


    「耶?夕士!」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街角那名女子有些訝異的看著夕士,「你怎麼會在這啊?你不是去演講還是什麼的嗎?不過能見到你真的很開心!」有實興奮的拉著夕士的手上下亂晃。

    「喂!喂!淑女些啊!年紀也不小,卻還這麼冒冒失失的可不太好呢!」有些好笑的看著明明已經二十歲了,卻還是像當年的小女孩一樣。

    「啊!太興奮了啦!真的是太好了!沒想到我只是想說回來晃一下看會不會遇到你,結果還真的給我遇上了,真的太令我感到不可思議了!」笑開懷的臉上早已沒了當年的消極,也許當初有遇到她真是件好事。「啊!有實年紀也沒有很大啦!而且我可是已經經歷很多事情,所以才不會冒冒失失的呢!」

    「呵,剛淨海回來啊!你這次又是去哪啦?」當年發下的誓如今早已實現,讓我不禁有些感慨時光的流逝。

     「這次去澳洲喔!澳洲的大堡礁真的好漂亮呢!當初我還在想為什麼要到這裡淨海,結果布朗先生說這一次主要是讓我們來玩的,當初聽到時我們還有些驚訝,但下一秒一群人又是歡呼一聲就地解散出去玩了真的是令我超傻眼的耶!」有實抓著我一邊走一邊說著她這段時間以來的經歷,「結果,當時的我英文說真的也沒有好到可 以自己在異國裡亂跑,所以只能跟著布朗先生一起去逛。」


     我們找了間咖啡館坐在裡頭吹著冷氣一邊分享這幾年的經歷,不過說是分享不如說是我單方面在傾聽有實的分享,也不能怪有實一直停不下,只能說當初我所做的對她的轉變實在太大了,有時我總會忍不住想到說:如果我沒有在那時拯救她,那有實會不會像麻里子一樣呢?

    每次一想到這可能性時總會忍不住慶幸我當時有遇到她。

    不過有時候也會覺得說:啊!當時的我竟然也能夠幫助到別人呢!然後又會因為這念頭而感到自豪,不過能夠幫助到她也是因為有實也有努力‧

    

    「要克服命運,最後還是只能靠本人的意志。」

    「對於掙扎、奮鬥的人,一定會有援助出現的。」

    

    當時龍先生對我說的話在那時回想起來,而今又再次回想起,真有種龍先生根本就是我人生的導師啊!

    不管是一開始對我開導的那番話,抑或是現在所回想起各種的話。

   「夕士?」有實有些疑惑的看著好像在發呆的我,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啊?啊!抱歉抱歉,我走神了。你剛剛說到哪了?」 我嚇得趕緊回神,畢竟在別人講得正高興時走神不太好。

   有實笑了下,「夕士,你在想什麼呢?」她似乎突然意識到剛剛都是她在講,有些臉紅的反問我。

   「也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當初見到你時的情況。」我笑著看著她。

   「啊!」有實一瞬間慌忙了起來,「當時的事就別再提了吧!那時我還只是個小六生,只是一個不懂事的小女孩啊!!」看著她那亂揮著手的樣子真有些好笑。彷彿這樣就可以揮走別人的想法。

    「也就因為有當初那樣不懂事的你才會有現在這個懂事且不冒失的現在阿。」我笑笑地看著這個當初只有長身體而沒有長心靈的有實,如今卻也是個有擔當的人。

    「哎呀!你就別在取笑我了啦!有實已經大改變了。」帶著有些撒嬌的語氣,跟我這個明明不是她的什麼人卻被作為一個長輩傾聽著她的話,就如同當初的我與妖怪公寓的眾人一樣。


    其實總覺得當初的一切,不論是我發現了妖怪公寓,還是在貨運公司打工遇到的年輕人,抑或是那時的有實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沉陷在一個境地中而無法出來,總是自以為怎樣的,事實上卻不盡然,但最後我們仍然從那個很難脫逃的地方中爬出。

    也許旁人的幫忙是一個轉捩點,但是如果自己沒有想要改變的話最終就只會像三浦老師那樣,就算有了外力的援助,卻始終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永遠』無法逃脫,畢竟...


『要打破命運的枷鎖最終是要靠自身的意志呢,一直不放棄掙扎的傢伙總會有人伸出出援助之手。』


                                                      --tbc--


好啦~這是目前有的草稿wwww發完就要等一段時間拉~

想說反正遲早要發完地所以乾脆直接發完好了~

有任何感想歡迎在底下留言請洽0800-000-000



评论(9)

热度(15)

©榆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