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珞

全為繁體字!這裡是灣家的人~~~


這裡會堆放的文其實真的很雜...沒有主要,因為每種都只有少少幾篇(哀傷)
雖然更很慢,但不是不更哦!只是還沒動筆(艸)

總之有特傳 因與聿 magi 異動之類的~主要以小說二創為主
然後會打文的大多是冷cp或是作品是冷一些的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人可以離開了(喂
但是吃得很沒節操!!

然後來意思意思補一下有看的好了~
目前
主食陰陽師:黑白(大小都是)、講不吃得好了...茨酒、博狗其他都還好

飆速宅男:山坂 協調組 爬坡組 超愛!

全職 :基本上除了不吃葉all之外都沒差~傘修 邱葉 韓葉 偏好www

因與聿:聿東因

特傳:通吃(應該

MAGI:all三公主 其他沒特別感覺

噩盡島:心年>歡年

妖怪公寓:all夕

鬼灯:白鬼(不可逆)

黑籃:赤黑>火黑 其他都可以

結束,開始

20xx年oo月xx日
  如果沒有遇見你…那我的人生又會是如何呢?
  也許,就只是這樣過完這輩子,又或者是遇到另一個領我進入這個世界的人。
  
  但,不管是哪一個選項都好過於現在吧……
  與其讓我愛上一個不可能的人,到不如不曾相識還來的好。
  這種喜歡人的感覺,好痛苦。
  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喜歡上你,可是…做不到啊!

  不管是嫌我吵而踹我的你,或是暗地裡為我著想的你,我都深深的、無可救藥的戀上你了。
  在各方面都十分優秀的你竟會為了像我這樣的人費心?每次想到這點總會讓我胡思亂想一番,有點想笑、有點心動、又有點…自卑。
  你的粗魯中總帶著些提醒,只因那人有些彆扭的個性。
  你的貼心中總帶著些特別的溫柔,至今從未在別人身上看過你有這樣的神情。
  
  可以嗎?…我可以將那視為……嗎?

 『呵!這根本不可能吧!』

20xx年xx月oo日
  多番的掙扎,已不知有多少次在夜中輾轉難眠,枕上的淚痕都有些難洗去,與你的相處因為我這樣而變得奇怪。
  明明有自知之明不該讓那不該的情干擾我們這單純的學長學弟的關係,明明知道我的異樣會造成大家得擔憂,但見到你時總會不經意的走神啊!而回神後你又總會語帶威脅的逼問我,認為我像以前一樣很好欺負,隨隨便便就可以從我口中套話。
  
  但,我早已不是當年那無知的小高一了。
  我總覺得每一次驚險混過去時,你總在心裡策劃著下次的逼問,所以每一次的逼問都越來越犀利。
  
我還能說什麼、作什麼呢?
  
  『褚呢?』
  『他前幾天回原世界了。』
.
20xx年oo月xx日
  再次與你相見時我很驚訝,因為之前的你是多麼的有光彩,有神的雙眼令我見了些的無奈──眼底映著得是別人阿……
  
  現下再會時,憔悴的面容、有些發腫的雙眼,看起來像是遭受到什麼重大打擊似的。
  不顧我臉上詫異的神情,眼眶不自主得溢出了淚水,顫著嗓音道:「你…我……」
  你懸淚的樣子我從未見過,也不曾見過你那樣傷痛的樣子。

  將你拉進房內,輕輕的撫著他的背,默默的抱緊他。
 「你又瘦了些呢。」小聲的在你耳邊低訴。

  也許是那低低的嗓音,又或許是那被輕拍得背,抑或是那溫暖的懷抱,總之你就這樣哭了出來。
  我沒有說什麼,只是這樣一邊抱著你聽著你哭,一邊回想起前時你的模樣。

  羞澀的臉脹紅著向我這個感情顧問坦承會向他告白,那時的我仍是一派輕鬆的調笑,順便替你想些法子──我想多看些你那令我心動的笑臉,儘管那不是對著我綻放的笑顏。
  不了解我心情的你是真心的向我傾訴你與他的一切,雖然心中正苦悶著,但我仍願抽出時間聽著你與他的相處。
  哈,有人像我這樣自虐的嗎?

  現在,見到你為了他而哭得如此狼狽,即使他並不知情也不應如此!
  可能我這話有些的無理,但我確信他一定不可能沒察覺你的異狀,明明暗戀的人就在身邊,而且又是平日裡如此單蠢的人〈更別提再戀愛的時候了〉,你那「優秀」的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也許他只是故意不去戳破罷了。
  
  看著一個人為自己這樣痛苦很好玩是嗎?都聽了心聲兩年了還不知道那人某方面的智缺嗎?一些給了希望的舉動,一些曖昧的話語,以為這樣很有趣嗎?

  抱著仍在啜泣你,我替你感到有些得不值得,也感到有些得不捨與不悅。

  「吶!冥漾,試著愛上我如何?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一顆願意等你的心。不管你何時轉念我都會等你,即使...即使你到最後仍放不下他,我也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以一名『朋友』的身分替你分憂。如何?」笑著看著他。

睜大著眼,原本流個不停的淚水也停了。『你…?!』
20xx年xx月oo日
  突如其來的告白令我有些得措手不及,也有些得不忍。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就稍稍得察覺到──也許,你是喜歡我的。但,我不敢去戳破。
  我好怕,我怕戳破這層單純關係後我就找不到人聽我說話了。我怕平衡傾斜後就再也回不來了,我不想與你之間的關係就跟我與學長一樣,如此的詭異。
  
  但,我最怕的還是自己,我怕攤平後的真相會令我更討厭自己:明明一直都知道你是喜歡我的,但我仍這樣無恥的、殘酷的讓你幫我想辦法,要你幫我追我的學長。
  這樣過分的事…我……

  與其給你希望,不如委婉的告訴你。
  這是我可以做到的事,但我卻選擇忽略這你不經意透出的愛慕之情。
  心裡想的與真的作的永遠不一樣,啊!也許就是這樣。

  是了,我這樣的對你,也莫能怨學長也是如此的對我。
  對不起。

  看著我,什麼話都沒說。

20xx年oo月xx日
  累了,真心的覺得自己這樣跟傻子沒兩樣,這樣子的單戀夠了!
  不可能實現 、不可能成真、不可能被允諾。
  小說所說的,終究只是人們對於夢想的憧憬,而這份憧憬是美好的,也是不真切的。
  兩個相戀的人也許相愛的入骨,但不可能就因為如此便可以永遠在一起。愛,是其中一個的因素,不是一定的,也不是絕對的。
  能不能手牽手和諧的走下去,是由各種因素互相牽連影響。
  也許你對我好就只是因為我是你的學弟,好的超過世俗所知,也只是因為我的家族與你們那一族之間的淵源。而我,這樣普通的人也因此受惠,得到了外人所欣羨的照顧與關愛。

  對目前的我來說,這也許是最好的理由吧!

  『就…這樣吧!』

20xx年xx月oo日
  褚!你永遠都是這樣的沒自信。
  對自己的能力、一切!你都是這樣的自卑,總以為自己做不來。
  但,你知道你所擁有的可是無限量嗎?
  不知打過你多少次了,可你總是聽不懂──「言靈」,是很重要的。
  
  你總說自己長得白、生的清秀、五官也沒差到哪裡去,但聚在一起看就是一臉路人樣,你苦笑著對我這麼說,但我卻不這麼想。
  你知道嗎?被你說的一文不值的容貌其實並不亞於我,你知道嗎?
  沒自信的心態總令你覺得自己不如別人,也因此有了自卑的心。
  
  你喜歡我。我是知道的,但我不敢當面表白。
  只因你總會亂想,自卑的想法、沒自信的心、時常腦殘的腦袋,害的我不敢對你表明,我擔心一說出來你又給我亂想。 

  然而,事實上你也真的給我在那邊胡思亂想了。
  因為我的不表態,因為我的背後。想著:其實自己不是喜歡你,只是近乎喜歡的崇拜著厲害的你,畢竟我們倆都是男的,所以只是一時想法的錯亂。而你那背後的勢力更不可能會看得起像自己這樣會造成你困擾的人。
  然後你就這樣擅自的決定不要再喜歡我,從沒想過我是怎麼想的。

  我覺得,要是我再不採取行動的話可能就沒機會了。
  明明知道他是多麼的遲鈍,但我卻沒有積極些……總之我不會放過你的!
  
 『夏,我出去一下。』

20xx年oo月xx日
  你答應了我的請求。

  我看著你雙目無神的點頭,不用想也知道其實你只是想要找個機會能夠放下,放下那段你認為不會有結果、不被允許的單戀。
  也許心裡多少還有些的不甘,因為自己這樣好像是趁虛而入似的。
  但,我有把握!有把握能夠讓你漸漸的淡忘他,不管要多久我都願意,而且我還要讓你真真正正的愛上我。
  所以現在是最好的時機,也是最後一次的機會了。錯過這次我就沒可能從「朋友」這個身分畢業,甚至以後見到你時身旁都會有個大麻煩,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可能有些的卑鄙,但我別無選擇。

  你的學長對你是有一定的情愫在,只是一直不表明,如果我這次放你回去的話,他一定不會讓我在有機會趁虛而入的。
  身在守世界的你與你的他,原本就擁有很多時間可以在一起,而我則在這個地方被動的等你來見我。.
  無奈,但又沒轍。

 『那就,請多指教啦!』

20xx年xx月oo日
  我答應了你的請求。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想單憑自己一個人結束這段未果的戀情……我做不到。
  為了自己好,也為了你好,更為了他好。我這樣平淡的點頭,這一點象徵著舊的結束,也代表著新的開始。
  給自己一個可以淡忘他的機會,不是有人這麼說嗎?新的,永遠會比舊的更好。
  盲目的相信這不知從哪傳來的消息,只因不想再陷下去,給個理由讓自己可以脫離。
  
  忘記一個人比愛一個人難多了……
  不想傷害人,也不想折磨自己,我還可以做出什麼好的選擇嗎?

 『...恩』

20xx年oo月xx日
  真是一個溫柔的人啊!
  
  看著苦惱的你我突然有些的高興,高興得覺得終於有一天你是為了我而在那邊煩惱,明明這不過是你的同情……

  說真的,我真的不會介意你利用我的,只要讓我知道自己對你還是有些用處我都不會介意的。
  即使你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答應我的告白,我也完全不會在意的,只要你肯給我機會,而不是繼續讓我在一旁當著月老──牽起你與他之間紅線的月老,這樣其實更令我感到痛苦。

  如果與我在一起能夠稍稍的撫平你心中的痛,那我願意,願意當那低潮期間的替代品。
  
  專屬於你的替代品。

 牽起你的手,笑著拭著你的淚



後記:
  恩…打到這裡,不知道算不算告一段落。可是說真的要在打下去也沒辦法了,在打下去我就真的不知道要到哪一段落才能按暫停了。(土下座)
  說實在話,打這篇社刊真的是有點頭大阿…先不說這篇打得不太好,光是我臨時將上一篇換掉就已經夠頭大了,但也只能怪文啊!!〈明明就是你的錯
  誰叫他們一直演下去,完全不受控制啊!〈哭哭〉……好啦!回到正題。
  這篇文如果說沒有意外的話可能算是中長篇吧!現在打到的是在整篇中占多少的比例我也算不清,只是要在社刊中打完是不可能的啦!〈超敷衍!
  所幸當初在構想這篇時就決定是用類似日記的方式來成文,也因此可以隨我想結就結~
  然後,來交代一下關於這篇文好了!〈反正都已經到下一頁了〈笑〉
  這篇其實要說看不懂是什麼的同人也有點難,除非是沒看過的人啦!所以我就不講是什麼的同人了。
  依目前的篇章來看是悲的路線,但如果在往後一兩章就會轉向喜〈應該啦〉,只是這轉折需要稍微的給她想一下,由原先的草稿再去更動其實不簡單啊!因為我自己在打上來時的文章跟一開始的其實有蠻大的差別,只是在劇情走向大致一樣而已,也因此再改的時候總是會再想一次,然後出來的東西就完全不太一樣了……
  打出這樣的文主要的初衷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因為看市面上大家總是偏頗另一邊,然後我就不爽了!!然後這篇文就出來了!……好啦!其實這算是嘗試作之一啦!所以整篇文的走向就是偏向另一邊,然後又有多出另外的人,沒看過外篇的人可能會有些不懂,但那是只後面一點的篇章,現在是沒看過的也可以的的範圍。
  所以,後記到這邊也差不多了,我們就有緣再會啦〈笑
                                                                      

呵呵~以上是將之前的稿完完整整的複製貼上ww有抓到任何錯誤歡迎提出~

然後這篇算是接下來會開工的文的前情提要吧?也算是...大綱?總之接下來可能會打上一篇長篇(沒看錯就是長篇),但是不確定啥時會開工拉ww(不要太期待~~((自己說

评论(2)

热度(1)

©榆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