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珞

全為繁體字!這裡是灣家的人~~~


這裡會堆放的文其實真的很雜...沒有主要,因為每種都只有少少幾篇(哀傷)
雖然更很慢,但不是不更哦!只是還沒動筆(艸)

總之有特傳 因與聿 magi 異動之類的~主要以小說二創為主
然後會打文的大多是冷cp或是作品是冷一些的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人可以離開了(喂
但是吃得很沒節操!!

然後來意思意思補一下有看的好了~
目前
主食陰陽師:黑白(大小都是)、講不吃得好了...茨酒、博狗其他都還好

飆速宅男:山坂 協調組 爬坡組 超愛!

全職 :基本上除了不吃葉all之外都沒差~傘修 邱葉 韓葉 偏好www

因與聿:聿東因

特傳:通吃(應該

MAGI:all三公主 其他沒特別感覺

噩盡島:心年>歡年

妖怪公寓:all夕

鬼灯:白鬼(不可逆)

黑籃:赤黑>火黑 其他都可以

幫宇策QQ

其實是想不到名字所以亂打www
《第一仙師》看到中途的練手感~~

總之,請一定要看過原作再來看接下來的~不然會被完全劇透唷!


     「容玄,你倒好了!你徒弟這樣對你也縱容他。那我當初都這樣明瞭的讓你做我道侶你卻是這樣的對我?」謝宇策深深地覺得當初被他那弟弟騙的真心憤慨,分明是他先說出口的,奈何敵不過總在朝夕相伴的人。

       容玄不語,要說他完全沒想到他那孽徒對他抱持著這樣的心情嗎,上世的摯友曾經告訴他所喜歡的人是那樣脾氣差,這世念及過去而將他帶在身邊,而他同樣是脾氣不好之人,難不成他所喜之人就是這樣嗎?
     「你說話啊!容玄,當初你答應我說只要我再帶回仙血你就做我道侶的,現在我回來了,倘若我再將半滴仙血給你,你會如何?」心有不甘,當初他費多麼多的心思在他身上,只為求他首肯,如今這樣的局面實在令他存有怨念。
     

     「你若真帶來我...」容玄若有所思地看著他說出這話,正想回話時......           「師父......」身後熟悉的氣息抱住他的腰,葉天揚其實在一旁也看了許久,最終忍不住在他師父要回他話時跳出來,儘管那帶有怨念的語氣仍讓容玄不耐。

     「謝大哥,當初是當初,況且我也早跟你說過了,我什麼都可以給你,不管是大衍神朝,或是什麼皇位,我只要一樣就好,你卻連這樣一樣都要跟我搶去。」仍然不悔當初在小靈界裡對他痛下殺手,儘管也是因為這樣,在後來他去了大演神朝的九十年間,讓他師父與他仍有密切往來,現在想起還是不禁得帶著妒婦的眼神看像他師父。
     「哼!當初是誰還信誓旦旦的說要助我追容玄做我道侶?如今想起,你可是有把握知道你師父不會輕易做他人道侶才如此做態。」謝宇策提起當時的對談覺得他這個弟弟實在是很驚人,但換個想法,他會在小靈界對他痛下殺手也是因為他自己知道等我出去後,他師父就真成了我的道侶。

     依容玄那個性,也知道他對於道侶這事是沒有很深刻概念,真成了之後他也就沒門了,想到後頭,謝宇策忍不住揚起嘴角。
     容玄聽及此事忍不住睨了葉天揚「孽徒!」全然沒有想過這兩人在他背後竟有這樣荒唐的協定,儘管最後這個協定是被他自己毀了。

     將臉埋進容玄的背後雙手不規矩的一直想要伸進裡衣,「師父...」這哀怨的語氣真是令他聽的牙癢,「你這樣不把自己道侶的資格給他我怎能嚥的下這口氣呢?」張口咬了下容玄的後頸,原本正忙著打掉不規矩的手順勢朝他腦門打去,而他也被打習慣也不鬆口。

   「如今再提起那些往事又有甚麼意思呢?謝大哥,如今你我的身分地位這樣你還是放棄做我師父的道侶吧!」葉天揚帶點炫耀的語氣著實讓對面的謝宇策有點想揍人。

       當初自己也是被他那一副正大光明的樣子所欺騙,如今又被迫被對面那兩人是入無睹的在那...親熱?
     「你給我住口,孽徒回去再來跟你算帳」容玄不悅的看著這兩人在那邊講些不知所云的話
     「師父,望你不要忘記當初的一切」葉天揚深情地望著他師父的側臉,又回想起那時的一切手腳又不安份起來。

      容玄也不知是惱羞還是怎的,「給我滾下去,現在談這些做什麼?去給我好好地做好你該做的事,我的是不需要你們管,不論是道侶還是什麼,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來」
      將那黏人的傢伙拉下去,試圖將話題拉回正軌,甚麼道侶不道侶的,還是專心修練己身為重。

                                                           --Fin--

沒拉www只是有感而打,覺得容玄跟謝宇策其實還蠻適合的~可惜已經有了個葉天揚惹

评论

热度(8)

  1. 榆珞 转载了此文字
©榆珞 | Powered by LOFTER